关于ZAKER 融媒体解决方案 合作 加入

逃脱“家暴魔爪”后的那些女子

新京报 11-27

黄芳遭受家暴后的伤痕照片。

在不久前刚过去的 " 国际消除对妇女的暴力日 ",11 月 25 日当晚,美妆博主宇芽发布视频,控诉前男友对其实施 " 家暴 ",引发了人们对家暴问题的广泛讨论。视频中,长达数十秒的电梯拖拽监控画面让人们揪心,更让人们愤怒。

知情人谈仿妆博主被家暴事件男主:无法长期相处 曾抱怨错在前任。视频来源:新京报我们视频

11 月 26 日,蒋劲夫乌拉圭前女友 Julieta 在社交平台上发文称其多次受蒋家暴," 他是个控制狂、暴力狂,和他在一起的每天都像在监狱。"

事实上,不管你是拥有上百万粉丝的网红,还是普通人,都可能遭遇家暴。而更让人痛心的是,这个过程往往具有持续性和隐蔽性。

对于一些长期遭受家暴,又无力通过司法途径来逃脱 " 家暴魔爪 " 的妇女来说,忍无可忍之后爆发的极端恶性案件,往往才会引发舆论关注。

早在 2016 年,摄影师冯海泳便关注到了这一备受摧残的群体,在征得她们的同意后,拍摄记录下了这些哀恸的故事。

今天,我们透过影像,回忆她们经历的那场" 血色噩梦 ",铭记痛楚,谴责施暴者。

- 黄芳 -

" 我真的很害怕,觉得自己特别没用。" 黄芳描述了自己被丈夫施暴时的感受,最痛的不是肉体,而是内心的恐惧。结婚的第一天,她就被丈夫施暴了,第一次被打的时候她选择了原谅,但是丈夫变本加厉,接近疯狂。

黄芳展示自己的受伤照片,这是她为数不多留下来的证据。由于周围的人都劝她要忍耐,黄芳才一直没有离开丈夫。直到她发现了丈夫吸毒,被丈夫用刀威胁时,黄芳从三楼跳了下去,导致盆骨骨折。

" 想逃命了也顾不了那么多了。" 黄芳说。丈夫第一个出现在她身边。黄芳躺在地上央求他打 120," 他骂了我一句,就跑了。" 后来,她的丈夫不见踪影,黄芳觉得很庆幸,因为她终于脱离了他的魔掌。

- 许林芳 -

许林芳站在丈夫的墓前," 原本他是可以老死的。" 她有点后悔。丈夫虐待了她那么久,她从来没有还过手,也没有向外界求助,更没有别人帮助过她。在农村,对丈夫的打骂逆来顺受仿佛是一件自然的事情,直到 2014 年底,在唯一的一次反抗中,她掐死了他。

许林芳在愤怒下杀死了丈夫,结束了家暴这个长达二十年的 " 噩梦 "。事后,村民联名为许林芳求情,法院最终判决其有期徒刑 3 年,缓刑 5 年,被视为当时一个反家暴的经典案例。

许林芳一家仍住在那个事发的危房里,房子里还挂着丈夫的遗照,家里的孩子从小就目睹了父亲对母亲的施暴。丈夫走后,四个子女都需要照顾,重担压在了许林芳和大儿子身上,三个孩子还没上户口也一直困扰着她。

文化水平低的许林芳在缓刑期间只能靠农活来维持生计,生活的困境让她感到无力。

- 崔兰枝 -

崔兰枝 69 岁的时候,选择了与丈夫离婚,净身出户,几十年的受虐经历让她去意已决。

无人赡养加上病痛缠身,崔兰枝在寒冬中忍受着关节病的剧痛,一贫如洗的家境以及绝望的人生,她也曾试图结束自己的生命,然而对于那个向她施暴的丈夫,她说了一句:" 我不希望跟他葬在一起。"

崔兰枝在街头乞讨时,遇到了莫叔,莫叔觉得她可怜,就把她带回家里,并尽他所能地照顾着崔兰枝,也算是给崔的凄凉晚景带来了一丝的安慰。莫叔的情况虽然十分艰难,但是崔阿姨不会再受到家暴的担忧。

- 桂翠 -

因为一次口角,桂翠的身体被结识不到一个月的男友李强用酒精点燃。事发后,面对大面积烧伤的女友,李强软硬兼施,一边威胁桂翠不能报警,一边假意承诺 " 会给你医好,和你结婚生孩子。"

桂翠面部、胸颈部、腹部及部分四肢受到Ⅲ度烧伤,司法鉴定显示,其伤势构成Ⅲ级残疾。伤势并没有像李强说的那样 " 三四个月就好了 ",桂翠看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愈发糟糕,而那位施暴者却拿走了桂翠的手机,控制着她向外通信,甚至模仿桂翠的口吻与她的家人、闺蜜联络。

直到事发后的第 48 天,桂翠才找到了一次求救的机会。她趁李强短暂外出的时机,通过微信将自己的伤势照片和李强住处的定位发给了闺蜜。次日,闺蜜与民警来到李强家中,李强试图阻止民警进屋未果。闺蜜清楚地记得,她见到桂翠时,桂翠的腹部上还在流脓,一直指着李强说:" 赶紧把他抓了。"

- 杨希 -

17 岁那年,杨希的男朋友想跟她结婚,考虑到年龄太小,杨希拒绝了,男朋友一怒之下把她的双眼挖了。更不幸的是,她后来的丈夫对她进行了更极端的施暴,暴打、辱骂,甚至叫她自杀。一怒之下,杨希用斧头把他杀了,被判 12 年。

36 岁的杨希在此前的十八年中,一直过着艰难的生活。为了谋生,杨希学会了推拿,长期的推拿工作,让她的手已经有点变形。如今,她最大的愿望是希望自己的非婚生女儿能上户口。

……

2012 年,夏莹的前夫对她第一次实施了家暴,离婚后,前夫把当时 2 岁的孩子抱走了。夏莹崩溃了,她用尽了所有的方式寻找孩子的下落,最终无果。

程国芳二十多年来一直忍受着丈夫的虐待,一而再再而三地被丈夫家暴后,她对他已经绝望。一天,趁着丈夫不在的时候程国芳逃了出来,暂时逃离了这场梦魇。

每当想起自己的家暴经历,叶敏都会失控哭泣,她历经艰难才从阴影里走出。在叶敏的经历中,外表光鲜的男性会让外人对他们施暴的一面难以置信,也正因为如此,大部分受害者选择沉默。

2016 年 3 月 1 日,中国首部《反家暴法》正式实施,其中最大的亮点,就是推出了人身安全保护令制度。

家暴,不只是一个夫妻问题,也不只是一个家庭问题,而是一个公共问题,是法律问题。对于家暴,就是要养成下意识地报警、条件反射式地说 " 不 " 的习惯,不给施暴者第二次机会。一些施暴者,也只有在第一次施暴时受到警告或处罚,才有收敛的可能。

那些叫嚣着 " 目中无人,无法无天 " 的施暴者,终被法律和舆论永远钉在社会的耻辱柱上。

文中人物除桂翠外均为化名

图片授权:冯海泳

文字综合于新京报网

以上内容由"新京报"上传发布 查看原文
色悠久久久久综合网,免费国产久久啪久久爱,久久视频在线视频观看2019,精品国产在线人人久久,国内自拍久久久久影院